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律师“无间道” 吃了原告吃被告(组图)
   发布日期:2017-12-06 14:33    来源:网络整理

沙坪坝区,蒋先生在讲述程某牟利的经过。

沙坪坝区,蒋先生出示当初律师程某提供财产线索费收取十万元的合同。记者 吴珊 摄


  律师,本应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守护者。可却有极少数的人,披着律师的外衣,做着有悖于律师天职的行径。

律师程某,本是一起合同欠款纠纷案被告的代理律师,却私下找到原告,提供被告的财产线索,换取10万元酬劳。不仅如此,在原被告和解后,他还将40万货款截留一半,拖欠其中20万货款至今。前日,这位“极品”律师已被司法拘留。

卖线索吃上家

被告律师主动找原告

昨天,沙坪坝区某金属材料公司负责人蒋先生,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极品”律师的故事。

2004年,某机械厂欠蒋先生的公司货款40万元;到了2006年,蒋先生拿到了机械厂负责人瞿女士在双碑的一处4层楼房抵押,却因土地问题无法变现。

2013年2月18日,一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来到蒋先生的办公室。“他进来就问我‘是不是和某机械厂有40万元的合同纠纷’。”蒋先生回忆称,这名陌生男子在来之前还打过电话。“自称是律师,并且对我们40万元货款合同纠纷的案子很熟悉,还说可以提供被告的财产线索,支招我们去申请冻结其财产。”

当天,蒋先生和程某当场签订了《法律事务委托合同》。记者在蒋先生出示的合同原件中看到:“程某为甲方(蒋先生所在金属材料公司)与某机械厂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提供被告瞿女士可供财产保全的动产或不动产线索,律师服务费为10万元。”蒋先生当场支付了5万元。

2013年2月19日,根据申请,司法部门就对瞿女士位于万州的一处价值500万元的商业用房进行了查封冻结,程某作为带路人全程陪同。查封后第三天,蒋先生向程某交付了5万元尾款。

房产被查封后,瞿女士委托其丈夫饶先生出庭应诉,力求早日解决纠纷,解冻房产。“一开庭,我们才发现提供被告财产线索的人,竟然是被告的律师程某。”蒋先生说,当时也有私心,就没有拆穿程某。在庭上,程某看上去还是有模有样地为被告辩护。最终双方达成了和解。

截货款拿下家

律师拖欠20万成老赖

在《和解协议书》上,记者注意到,该协议有甲乙丙三方:甲方是蒋先生所在的金属材料公司;乙方是饶先生;丙方为程某,标注为某律师事务所律师。协议约定,饶先生代某机械厂向蒋先生所在的金属材料公司支付货款40万元,此后甲乙双方不得再就本案互相主张任何权利。

“当时对方的房产还处于冻结期,程某提出乙方先把货款打给他,由他暂管货款,让我们申请法院解除查封保全后,程某再把钱打给我们。”蒋先生解释道。

2013年8月22日,程某收到了饶先生转账汇入的40万元,并出具《确认书》。不久后,万州被查封的商业房产顺利解冻。按照协议约定,程某应将40万全部付给蒋先生所在金属材料公司。“太过分了,我们只收到20万元,然后程某就以各种理由借口推迟,剩下的20万元现在都还没拿到手。”说到后面发生的事,蒋先生有些气愤。

催收欠款无果,蒋先生拟通过法律途径维权。而此时,程某又以书面的形式写出《致歉信》和《承诺书》,承诺最迟于2014年2月10日还清这20万元货款的本息。然而,程某并没有履行承诺。2014年2月25日,沙坪坝区人民法院为蒋先生与程某纠纷案件出具了《民事协调书》,双方达成协议:被告程某偿还欠款20万元,支付利息1.6万元,律师代理费4000元,合计22万元。该款由程某于2014年3月10日一次性支付给蒋所在的金属材料公司。

可任凭蒋先生所在公司、法院多次催促还款。程某都以借口推延还款,或佯称已打款来拖延时间,成了“老赖”。直到前日,沙坪坝法院执行局通知蒋先生,律师程某已被司法拘留。

“我也是后来才晓得,当时泄露最新的财产信息的人,竟然是我们请的律师。”记者联系上了被告人瞿女士的丈夫饶先生,他说和解协议签订、40万欠款给付后,他们与蒋先生、律师程某就没有任何关系和联系。提及当初出卖自己的律师,他并没有过多激动的情绪,只是轻声说了句:“他太让我失望了。”

说法

市律师协会:

“双方代理”肯定违规

昨天下午,记者拨通市律师协会投诉电话,咨询了程某在同一案件中作为被告代理律师,又主动联系原告提供被告财产线索索取费用的行为。

“若事实果真如此,那这名律师就涉嫌‘双方代理’,这肯定是违反了律师行业规定的。”市律师协会工作人员在电话里表示。不过,对于违规会面临怎样的后果,她表示要视调查结果而定。

司法局:

如属实可吊销律师证

去年11月25日,蒋先生曾向市司法局呈送了对程某多项违规行为的《举报信》。因程某所在律师事务所注册地在江北区,去年12月7日,市司法局将他的投诉材料转交江北区司法局。

前日,得知程某被拘留后。蒋先生让工作人员咨询了司法局对程某违规的调查情况。“目前对程某本人的调查已经完成,举报事实基本属实,接下来通过调查其所在律师事务所进一步深入调查。”蒋先生向记者转述了咨询结果,“人家司法局都说这样的律师几乎没有见过,太没有职业道德了,程某面临最严重的结果,是吊销律师执业证书。”

前天中午,记者致电江北区司法局了解到,对于程某的案件正在调查中。记者 王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