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时光让我回头[重生],时光让我回头[重生]全文阅读
   发布日期:2017-12-07 12:43    来源:网络整理

趴在桌子上睡了个午觉,重生回到了十三岁的暑假……

许梦言被推在墙壁上,来了个结结实实的壁咚。

她看着对面少年高大的身影,觉得重生回来好像有哪里不对?

正思考着,下巴被抬了起来。

低低的声音响在耳边:“乖,跟你妈说今晚住同学家……”

救命,我的小伙伴黑化了!

正经文案:

许梦言,十三岁,家庭小康,生活无忧,

既不用和大多数重生女一样为了家庭富裕而奔波,也没有兴趣当个年级第一的学霸。

许梦言心想,那么多年,总有些事情因为她懵懂的年龄而事后懊恼,

长大后她才知道,那种心情叫做遗憾,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回,

那么她会好好完成曾经遗憾的心愿。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梦言 ┃ 配角:杜罗洁,刘婵,谢星望 ┃ 其它:

第1章 重回初中

  午休趴桌子上睡得脖子疼,许梦言揉了揉脖子,慢慢睁开眼睛……

  然而眼前却不是她那台银色的Mac Air,而是一本册子,上面印着熟悉又陌生的数学题。

  什么鬼?同事整她?

  她猛地转头看四周,却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间卧室里。

  一米5的单人床,床上白色的海豚抱枕。墙壁上贴着的网球王子海报,地上毛茸茸的地毯,飞机形状的吊灯,墙角的钢琴……

  这不是她已经卖掉的老家房间吗??

  她无意瞥到书桌旁落地镜,睁圆了眼睛惊恐地看着镜子里瞪着她的小萝莉,这是谁?!

  不对,这…这不是小时候的她吗??

  许梦言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消化自己重生的信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她听说过车祸穿越,意外事故重生,但是从没想过自己只是午休睡了一觉就回来了。前世生活工作一帆风顺,甚至马上就要升职,到底为什么突然就穿越了?

  好吧,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既然回来了,那就回来了吧……

  当务之急……

  是把暑假作业写了= =

  虽然以前的事情她忘得七七八八了,但依着自己的尿性她还是有点不好的预感……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小时候的她,暑假作业寒假作业拖到最后一天才会拿出来做。

  翻了下摊开的作业本,果然就只写了开头十几页。许梦言顺手打开电脑看了眼日期,8月29,还好还好,比她以为的8月31日要好很多了。

  许家父母白天都很忙,夫妻俩经营一家不大不小的书店,正准备着在本市其他区开分店。

  结束这个初一的暑假,过两天她就升到初二了。

  记得前世初一的班主任梁颖为了教自己升到初一的儿子,丢下他们班去了初一段。

  班主任突然撂下挑子不干了,学校只能从外校调来一个教学能力同样出众的卢姓男老师。许梦言记得大家背地里都喊他老驴,私底下极讨厌他。

  驴对成绩好的学生和颜悦色,对成绩不好的就冷嘲热讽。很多老师都有这样的通病,但老驴真正让班上同学讨厌的,是他反对成绩好的学生和成绩不好的学生一起玩。

  但凡成绩好的学生有一点下滑的迹象,他就觉得是受身边成绩不好的影响,千方百计“拆散”彼此……

  人家老师还只是抓早恋,自己这边连纯洁的友情都要抓,弄得5班学生们全是怨言。

  许梦言就深受影响,她记得初中和她关系最好的女生张黛就是一个成绩不怎么好的学生。她不止一次被老驴叫到办公室,叮嘱她不要和张黛一起玩。

  她觉得友情和学习成绩没有一点关系,这点即便很多年过去了她都深以为然。如果张黛是那种抽烟喝酒打架的女混混也就算了,她只是成绩不太好,这完全不会影响到自己。

  从回忆中回到面前的暑假作业。她们学校发的暑假作业是语文数学英语化学物理地理合并版厚厚一本组组有100多页,许梦言翻了翻,发现这时候的自己居然才写了十几页……

  答案早就被老师撕走,没办法,她只能先把语文英语数学给写了。物理化学地理的知识时隔太多年,她早就忘记了,晚上还得翻翻书。

  晚上的时候许家夫妇回来了。

  许梦言在半个小时前就用电饭煲煮了饭,许母江慧进了厨房发现电饭煲里保温的饭有些惊讶。

  “今天这么听话?居然帮妈妈把饭都做好了?”

  许梦言毕竟不是真的十三岁,听到这样的夸奖当然不会沾沾自喜,她只笑了笑,“第一次煮,不好吃别怪我。”

  江慧摆摆手,欣慰道,“没事,最多干点湿点的差别,多煮几次就熟练了。”

  许宏正从房间出来,换了一身居家的短袖,一边系上围裙一边走来。许家是男人做饭,倒不是江慧不会做,只是许梦言的祖上据说是当地有名的大厨家中还留着食谱,许父从小耳濡目染,做菜尤其好吃,江慧看每次丈夫做饭女儿都要吃掉一大碗米饭,干脆当了甩手掌柜,在厨房只做做洗碗切菜的小事。

  “今晚做红烧鱼吃,”许父对许梦言说,“开学前多吃点鱼,正好你马上要开学考了。”

  提到这个,许梦言就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她知识都忘得差不多了,至少语文的古诗文言文还得重新背一下。

  不过在她印象里父母对她的成绩一向是顺其自然,考得好就奖励,考差了也不会批评,只会让她下次多努力。所以她从小到大成绩一直中上水平。

  她知道自己虽然有点小聪明,可是一直很懒,所以也提高不起来。

  中考考上市重点,她觉得70%靠的是运气。尤其是数学,她擅长的函数出的比较难,不擅长的几何出的简单,正好适合她。

  这才让她低分擦过录取最低的自费线,虽然交了2w块集资费,但还是进了市重点。不过这辈子她不想再让父母花这冤枉钱了。

  吃过饭她主动把碗洗了,看得江慧异常欣慰,心里感叹女儿长大了,夫妻俩相视一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许梦言洗好碗就去看书,好在初一的知识都是入门,很多知识点看一眼她也就回忆起来了。暑假作业完成地不算辛苦,但是她知道光是这样要应付暑假作业简单,但是开学的摸底考想考好还是不容易的。

  所以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她和许家夫妇说了自己今天要去自家书店找点参考书看看的打算。

  她能主动学习,夫妻俩自然乐见其成。

  因为分店正在布置,夫妻俩都要去分店监工,老店里只有店员在。

  许梦言极少来自己书店,新来的员工基本上都不认识她,好在店长周阿姨是认识她的,把她介绍给其他店员面前认了个脸,就让她自己去看书了。

  许家的书店叫“纸言斋”,名字虽然奇怪,但是书店的历史已经有100多年。据许梦言的爷爷说,书店原先是一间不大不小的书铺,叫“许又言”。许又是爷爷的爷爷的名字,在当时还是个秀才。

  后来到了爷爷这一代,爷爷觉得放着长辈的名字当店名不大好,就索性改名叫纸言斋。

  书店历史悠久,店面处于老城区,布置得古色古香,即便在很多年后实体书不受欢迎的年代,许梦言记得自家书店依然作为一处当地旅游必去的景点吸引着不少人。

  一个上午,许梦言在自己书店到处逛了一圈,翻了不少闲书,下午才认认真真地挑了几本参考书坐在柜台边的椅子上看着。

  周阿姨去上厕所,叮嘱她看一会儿收银台。许梦言刚放下书,就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大学生站到面前。

  女生问道,“小妹妹,帮我查一下《未来经济微观学》这本书在哪里。”

  “在二楼B4书架上数下第三排左边第六本。”许梦言想也不想,下意识脱口而出。

  话音刚落,她自己也吓了一跳,她的脑海里为什么那么清晰地有着那本书的印象,她刚刚只是路过那个书架随便扫了两眼啊!

  女生先是一愣,转而皱眉,“你不查一下电脑就知道了?”

  男生也当许梦言是故意捉弄他们,语气也有些生硬:“麻烦你查一下。”

  许梦言还在被自己震惊的神游中,没反应过来,好在周阿姨及时回来,安抚了两个人。

  “你们好,请问要找什么书?”

  女生皱着眉不情不愿地重复了一遍,周阿姨熟练的敲打键盘,很快,面对顾客的那块显示频上就出现书的位置,周阿姨笑着说,“在楼上B4书架的第三排那块找一下。”

  这下,两人齐齐把目光转到边上的许梦言身上,眼底是不可置信的震惊。

  转身离开的时候,许梦言还听到两人小声讨论:

  “没想到那小孩子居然说的那么准!”

  “凑巧吧……而且好像是老板的女儿,估计对自己家店比较熟?”

  她可没来过几次自家书店,这突然来转悠一次怎么就过目不忘了。

  过目不忘?

  许梦言恍恍惚惚地想,难怪她昨天看课本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内容记得那么清晰,原以为是学过一遍知识点根深蒂固,却原来是重生回来的金手指吗?

  许梦言哭笑不得,她要是个文科生,估计靠着这个金手指能扬名天下了,但她偏偏是学理科的,对文科一点天赋都没有,前世读书的时候能勉强及格就不错了。

  不过,开学考总算能对得起爸爸那条鱼了……许梦言最后这么想到。

第2章 开学

  开学这天早上,许梦言婉拒了父母要送她去学校的打算,穿着蓝白校服背着自己黑色的背包去了学校。衣柜的便服以她后世的眼光看,只能说是惨不忍睹,所以还是穿着校服吧……

  她瞄着自己胸口的校牌,这玩意儿害得她翻箱倒柜才找到。一中的校牌统一定制,上面印着学生照片,所以一旦丢了补办起来会非常麻烦。

  早上的公车照例是很挤,许梦言许久不坐公车有些不习惯,看了看表时间还早,索性提早两站下车走路去学校。

  “梦言!”

  听到身后有人叫她,熟悉的声音,她回头,居然是她初中时期关系最好的朋友张黛。

  张黛背着粉蓝色的书包,书包在屁股后面一颠一颠,一路晃到许梦言面前才小喘着气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听到张黛这么说,她才想起来自己读书的时候喜欢赖床,不到最后一分钟绝不会起来,这也导致每次都是踩着铃声到学校,愣是吃了老师诸多白眼。

  许梦言知道这儿自己的个头已经超过165,张黛矮了她许多。她长得小巧秀气,圆溜溜的大眼睛,小嘴巴、鼻头也是小小的,一张苹果脸笑起来带两个梨涡。

  这样的女生一般都是学生时代的班花,但是5班公认的班花却是班上的文艺委员夏妙。

  张黛性格咋咋呼呼有些和外表不符地男孩子气,有时候说话耿直得可怕,但是却意外地和许梦言投缘。

  “我说了半天你怎么什么表示都没有?”张黛见许梦言一改往日的态度,只安安静静看着她说话,有些奇怪。

  许梦言初中毕业后就没见过张黛,据说她去了北方读大学,后来也留在那边了。再见初中的好友,她伸手搭着张黛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面上笑嘻嘻的,心底却有些感慨有些怀念。

  “唉你怎么又高了,别搭着我,都被你压矮了!”

  “没事你本来就矮。”

  “……打你了哦。”

  两人说说笑笑到了教室,许梦言突然愣住。她好像忘了自己坐在哪里了……

  她拉了拉张黛,尴尬问道,“话说我坐哪里?”

  张黛跟看傻子一样看她,“不是吧你连自己坐哪都忘了?喏那边,夏妙边上。”

  ……原来她坐在夏妙边上,她想起来了,初一的时候她的确和夏妙坐过一阵子,原本关系还不错,初二开学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夏妙跑去和新班主任说要换位子。

  当时许梦言因为不肯和张黛断绝来往的原因,闹得班主任老驴很不高兴,干脆把许梦言调到了后排,换了个跟夏妙关系好的女生与她同桌。

  许梦言在夏妙边上坐下,夏妙正在往新发的课本上贴标签写班级姓名,见许梦言到了,还冲她笑了笑,“刚发了英语和物理的课本,已经帮你拿了放在抽屉里。”

  “谢谢呀。”她一面道谢,一面思考自己与这个同桌为数不多的回忆。

  夏妙这类的女生,怎么说呢?

  许梦言与夏妙断绝来往之后,曾经一度很讨厌她。现在想想,夏妙大概就是大家从小到大,班上都会出现的那类女生。漂亮但不是最漂亮,不过非常有才艺,也许有一点点虚荣,但是性格开朗,表演能力好,所以人缘也很好,是很多男生追求的对象。

  不过,自己确实和她不来电,既然以后莫名其妙地要翻脸,现在也不用太熟络了。

  许梦言默默回忆的时候,夏妙也在暗暗打量许梦言。

  她不像张黛那么大大咧咧,夏妙非常善于观察,所以她很容易就发现许梦言似乎和上个学期不大一样。但是具体哪里变了,她又说不出来。

  今天是9月1号,每个班级一周的执勤工作还没有安排,即便不穿校服也不会被扣分,班上不少女生包括夏妙自己,都是穿着便服。但她看许梦言却是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不但穿着校服,连校牌和团员证都一律佩戴整齐。

  她哪里知道许梦言正在享受重新变成一个初中生的乐趣。

  前排男生回头往后传新课本,余光扫到许梦言,笑着调侃,“喂!许梦言,你暑假作业做完了?”

  许梦言听他这么问愣了一下,原来她不写寒假作业已经人尽皆知了吗?

  感觉以前的自己好蠢哦……

  “噗嗤。”

  她被自己逗笑了,前排的男生见她被自己刺了一句却不怒反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眼神奇怪地看着她。

  许梦言却没有多搭理他,不过她记得男生叫谢星望,对他还是有点印象的。

  谢星望长了一张精致的娃娃脸,五官特别深刻,也不知道是不是混了哪国血。成绩好长得帅篮球足球都极擅长,唯一的缺点是身高挫……

  对女生来说,像班里吴瑜辙这样一米八人高腿长,笑起来坏坏的男生,才是平时私底下可以花痴的对象。

  张黛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帅哥是用来憧憬的,但谢星望这样的就只能当弟弟。

  好吧,按她现在的眼光看到谢星望,确实感觉心中母爱蠢蠢欲动……

  一中的课桌都有抽屉,有的学生还会在柜子上挂密码锁。许梦言庆幸以前的自己没有这个习惯,不然她还真想不起来密码多少。

  抽屉里放着刚才夏妙帮她拿的新课本和上学期留下的东西。

  一只笔袋,里面装着没写完的水性笔,一支自动笔,一个修正液。

  边上有个马克杯,是用来接教室里饮水机的水。

  一本没写完的笔记本,上面是化学笔记。这学期应该可以继续用,不过,她这个过目不忘的金手指……估计也不需要记笔记了,只要每节课好好听就可以了。

  最后剩下的是几本《漫K》,她初中的时候确实很喜欢看,即便后来有了《Z小说》、《Z漫画》这些时尚花哨的杂志,她也还是会花5块钱买一本《漫K》看上一天。她记得为了省钱看漫画,和张黛平摊开来,轮流买《漫K》,所以抽屉里都是上半月刊。

  ——

  发完书新来的班主任也按部就班了,老驴原名卢峰之,他的眼皮微微耷拉,这使得双眼呈倒三角形,原本就不是很有神的双眼,显得更加阴暗莫测。他一动不动盯着你的时候,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姓卢,未来两年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了,”卢峰之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大名,带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扫视了教师一圈,这才语气转而严肃起来。

  “初中三年非常重要,你们已经浪费了一年了,所以接下来的两年要更加努力知道没有?”

  班上静寂无声,当然卢峰之也没指望有人回应他,自顾自把今天的安排都说了一遍,然后就让大家自己自习等着广播参加开学典礼。

  老驴刚走,前排一个马尾辫女生就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各组组长把暑假作业收一收。”

  “啊?现在就收了啊!”

  “新班主任刚才可没说现在交作业啊。”

  “徐艾艾,有点人性好不好!”

  徐艾艾是她们班的学习委员,不过许梦言知道她这个学习委员也当不了多久了。只因为新班主任老驴特别重男轻女,除了班长刘婵是众望所归意外,他选的其他班干部一律都是男的,而且都是理科尖子生。

  徐艾艾成绩不算突出,在五班这样的优等班里只能说中不溜,但先前班主任觉得她学习努力,所以非常看好她,让她当了学习委员,给班上的同学以身作则。

  谢星望闻声就转过头来,恰好许梦言正慢吞吞地从包里掏暑假作业本。他眼疾手快抢了去,一边翻着一边念叨:“我看看你有没有偷工减料。”

  许梦言被抢了作业本也不恼,继续把暑假前语文老师布置的周记作文给拿了出来。

  谢星望不可思议地看她,“你居然都做完了。”

  “不对,这字好像跟你之前的有点不一样,你找谁帮你做的?”

  面对谢星望一脸狐疑,许梦言好声好气道,“我自己做的,暑假练字了。”

  谢星望看怪物一样看她,“你居然还会练字,你这么懒……”

  许梦言冲他扯了个鬼脸,没理他。

  谢星望也没生气,起身帮许梦言作业本连同他的同桌陈旭和自己的暑假作业,交给了前排的小组长。

  许梦言正担心还要再解释为什么字迹变了的原因,幸好这时候广播响起音乐,开学典礼开始了。

  一成不变的校领导挨个发言,一成不变地欢迎新生。和去年她们这届一样,现在的初一段也有一名新生代表上去讲话。

  前世她没写暑假作业,所以借故身体不舒服,没有参加开学典礼,在教室里拼命补作业。现在想想,也是挺逗的。

  许梦言在女生中算比较高的,出操位置比较后面,她看不清新生代表的模样。远远看去,只看到是一个短头发的女生,人长得很小巧,穿着崭新的宽大校服。

  一中的校服是在开学前就会定制好寄到家里去,码子比普通衣服要大,所以新生们基本上都会拿到偏大的衣服,不过也好,好多学生这一年里会长高,衣服大些,到了初二就刚好够穿了。

  “…尊敬的领导老师们,亲爱的学长同学们,很荣幸能够作为新生代表在国旗下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