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大好时光》:婚恋有深度 海派文化寻出路
   发布日期:2017-11-15 15:11    来源:网络整理

  王晓晨《大好时光》剧照

  这几天一直在抽空补剧。在中午对着电脑追剧的时候,一位女同事走过扫了一眼电脑屏幕,马上就说:“你在看《大好时光》啊,里面的夏冰冰简直就是个绿茶婊!”而另一位闻听此言的女同事马上接话说:“胡歌在这片子里就是个小受,轮番被各种女人虐!”两位女同事对这部剧的兴趣感和讨论欲让我稍感意外,因为相比另一部胡歌主演的热播剧《琅琊榜》,《大好时光》的网络话题热度明显逊色,没想到女同事们对这部剧也如此上心,也算是本剧高居卫视收视率排行榜榜首、网络播放破20亿所体现出的受欢迎程度的一个侧面证明吧!

  看完整部剧(除了截稿时尚未播出的最后两集),更是让笔者感觉本剧的热播绝非意外,堪称2015年都市情感剧中的佼佼者,诸多创作特点与用心之处值得细细分析。

  婚恋剖析:不婚因无心,真爱即责任

  《大好时光》在播出前将聚焦都市“避婚一族”作为宣传卖点,片中的男女主角等角色也被打上了“不婚”的标签,给人的暗示仿佛是剧中角色的爱情与婚姻之间有一条明显的鸿沟。然而观剧过程中的实际感受却恰恰相反,也许本剧的“不婚”标签仅仅只是用来当作吸引观众眼球的噱头用的,实际上剧中的爱情与婚姻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甚至让人感觉无论是探讨爱情还是探讨婚姻的都市剧都已经看得很多了,但像《大好时光》这样将爱情与婚姻作为一个有机整体来进行探讨的,还真是不多见,从而体现出本剧创作者对于婚姻与爱情的细腻而深入的思索。

  在围绕胡歌扮演的男主角袁浩的三段恋情中,爱情都有极强的婚姻目的性,“海归女”珊珊回国赴他们爱情的“十年之约”,就是想尽快跟袁浩结婚然后一起赴美生活。而“心机妹”冰冰认准了袁浩就是她的“真命天子”之后,所有的算计也都是为了能速速跟他结婚。“女汉子”茅小春跟袁浩陷入热恋之后,两人也都是毫不犹豫地奔着结婚而去。

  可见本剧秉持的婚恋观是相当传统的,爱情不仅是其他都市情感剧所着重展现的那种你侬我侬的甜蜜与浪漫,更承载着对未来人生负责的承诺与责任。剧中当冰冰住进袁浩家时,袁爸爸跟袁浩“约法三章”阻止两人同房,也是亮明了“你要对人家负责”的观点。而当小春失明后,袁浩对她无微不至的悉心照顾,火热的爱情仿佛瞬间转化成浓浓的亲情,也是指向婚姻的爱情责任感的鲜明体现。在本剧中,爱情不仅仅是感性的浪漫,更承载着理性的责任,而正是这种爱情责任感更加凸显出本剧爱情观的真诚与伟大。 虽然本剧主角的三段恋情都直指婚姻,但前两段恋情都并未走到婚姻这一步就戛然而止,只有最后一段恋情修成正果,其间的差异呈现出本剧对于内因与外因如何影响婚恋情感的细腻剖析。

  第一段恋情属于典型的“外因制约内因”,袁浩和珊珊是典型的青梅竹马,又有毕业后的“十年之约”,毫无疑问两人心中对彼此的情感是真心的,但十年远隔重洋的生活与打拼,不仅冲淡了两人的情感,更让两人的生活习性和人生规划南辕北辙,珊珊为人处世美国范儿十足的做派让袁浩极不适应,而她让袁浩放弃在国内的事业去美国依附她生活,更是让袁浩无法接受且自尊受伤。两人的情感本无裂痕,但恰恰是这些外部因素,让两人的心越离越远,最终都意识到勉强在一起只是两人心中的执念,放下执念生活才会海阔天空,于是坦然分手。

  第二段恋情则属于典型的“内因制约外因”,从外在看,美丽的舞蹈老师,搭配高富帅小老板,属于典型的郎才女貌。而且冰冰所表现出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也是袁浩心中理想女友的完美体现。但一切看似完美的外部条件,恰恰缺了“真心”这个内在动力。冰冰所表现出一切都是精心算计的伪饰,并且认为这才是俘获男人的最佳手段,她与袁浩恰恰缺乏真心的互动与交流。所以当她用谎言编织的完美形象出现一个漏洞之时,很快就像多米诺骨牌那样迅速崩塌,袁浩也迅速从自欺欺人的爱情梦幻中苏醒,惊觉两人的心其实根本不在一起,于是毅然决然地挥剑断情。

  而最终袁浩兜兜转转情定茅小春,也是典型的“内因战胜外因”。两人虽然一开始就不对脾气,茅小春“女汉子”的泼辣性格也不符合袁浩对于温柔女友的想象,很长时间都只把她当哥们儿。但两人的内心其实是靠得最近,有了烦恼和委屈都愿意跟彼此倾诉、互相开解,毫无保留地捧出一颗真心,所以两人之间看似有不少磕磕碰碰,但相处时彼此的内心都会感觉非常舒服和自然,而真心最终必然会唤醒真爱,让这对欢喜冤家最终变身甜蜜爱侣。

  而且剧中这三段恋情还隐藏着“性格即命运”的密码,播弄爱情的不是其他都市情感剧常见的狗血桥段和各种意外巧合,而是角色的性格决定了他们的爱情最终会是怎样的结局。袁浩和珊珊都都坚持自己的方向不让步,结局自然是一拍两散。而冰冰矫饰、虚伪、自私的性格最终作茧自缚,就像小春对她说的那样,你同袁浩的情感破裂怨不得别人,全是你自作自受!而小春真诚直爽的性格最最终守得云开见月明,收获了袁浩的真爱。

  本剧对这三段不同形态爱情的细致呈现,对于青年观众来说称得上是一本“婚恋教科书”,可以让人通过剧中爱情的对比与反思,获得如何在爱情中自处、如何端正爱情心态的教益。

  海派出路:胡歌独撑海派,细节营造韵味

  《大好时光》作为一部在上海取景的电视剧,难免会被冠以“海派剧”的帽子,也许是因为当前影视圈从编剧、导演、演员等方方面面已经被以北京为主导的北方话语体系和审美体系所主导,“海派剧”于是也变得像大熊猫般稀有起来,稍有一部以上海为背景的剧集热播,就会被看成是重振“海派剧”的代表。但实际上由于海派特色相对于京味儿特色和东北特色来说,在全国范围内的接受度不高,一部剧集出于吸引更广泛观众群的需要也不会去主打海派文化氛围,所以纯粹的“海派剧”可以说已经不存在了。

  就拿《大好时光》来说,许亚军扮演的朱涛以及他的京腔咖啡馆,就是典型的京味儿文化,韩东君扮演的罗一洋的大连口音,则带来东北文化的气息。就连王晓晨扮演茅小春和周楚楚扮演的夏冰冰,也没什么上海姑娘的鲜明特征,所以本剧也只能把她们的身份背景设定于来自上海郊区崇明,以免惹来“不像上海女人”的口水,女演员中也只有徐百卉扮演的珊珊最有上海女人味儿。演员中的海派气息基本上主要靠生在上海、长在上海的胡歌独立撑起,从他身上也确实能让人看到与京味儿电视剧男主角截然不同的个性特征。

  首先从外型上,胡歌高富帅的白领精英男形象,跟京味儿电视剧里平凡踏实的经济适用男相比,明显更加高上大,每次出场帅气的发型都一丝不乱,西装革履、马甲衬衣的造型也尽显上海男人的精致与讲究,更能轻易hold住剧中“白马王子”的浪漫戏。而且与京味儿电视剧男主角或贫嘴或冲动的市井性格相比,胡歌所展现的斯文与温柔,更具有知性温润的君子之风,出能带妞儿游车河、入能做饭兼刷碗,更体现出上海男人的全能优势。

  个人认为,虽然纯粹的“海派剧”难以重振雄风,但海派文化还是可以嵌入一部以上海为背景的剧集中并成为该剧的风格特色之一的。五方杂处是大都市的现实,兼收并蓄之下凸显特色,这应该是今后新海派剧着力的方向。

  《大好时光》除了胡歌带出的海派范儿之外,片中出现的锦江乐园摩天轮、徐汇滨江大道、雁荡路等上海地标性场景,以及各种精致优雅的餐馆和生活气息十足的弄堂,都不难带出上海独特的浪漫美感,而发生在这些的地方爱情戏,自然也成为了独具上海特色的浪漫爱情。此外,剧中袁浩同老爸亲情融融的家庭氛围,同朋友们时常聚会、聊天谈心的悠闲生活,也能将上海这座城市独特而浓郁的生活气息传递给观众,而海派文化的韵味正是可以通过这些细节在电视剧中长久地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