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华宇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河北清河官方回应羊绒衫造假:正全面排查

9日下午,清河县相关执法人员正在媒体报道涉及的羊绒小镇进行执法检查。 王天译 摄

河北清河官方回应:正全面排查 将重点监管网络销售市场

中新网邢台4月9日电(肖光明 张鹏翔 李晓伟)9日,河北省清河县官方就媒体曝出的该县部分羊绒衫造假事件做出回应,称该县正组织开展专项执法检查,并将针对暴露出的问题强化源头治理,未来将重点监管网络销售市场。

9日上午,有媒体曝光“中国羊绒之都”河北清河县部分羊绒制品存在造假、以次充好的问题,引发广大网民的关注。该报道称,该县产的部分纯羊绒衫检测含绒量不达标,有些甚至根本不含绒,并称造假的羊毛衫“经过特殊洗涤后手感比真品好”。

当日,记者现场走访了报道中涉及的清河县东高庄村、峨二庄村以及清河县羊绒小镇,发现多数羊绒企业商家大门紧闭。以上两个村子的部分村民称,对媒体报道中的商户问题并不知情。在清河县羊绒商户聚集的羊绒小镇,执法人员正在对店面进行逐一检查。

清河县官方通报称,该县正紧急组织质监局、市场监管局、公安局、羊绒小镇综合管理中心等部门组成联合执法小组,开展专项执法检查,现正在全县进行地毯式排查,对报道中反映的违规行为进行逐一整改。

媒体报道中涉及的清河县东高庄村街道墙壁上满是羊绒电商广告。 王天译 摄

官方通报称,目前在该县实体企业中,故意制假、成份虚假等现象基本杜绝,近几年来,清河羊绒制品被国家监督抽查31个批次,合格率为100%。但由于企业群体庞大,且电商经营具有隐蔽性较强和监管政策不配套等问题,导致部分不法商贩钻法律的空子,铤而走险制假售假。未来,该县将在强化源头治理、确保企业生产出优质合格产品的同时,把监管重点放在隐蔽性较强、监管较为薄弱的网络销售市场上。

羊绒小镇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郑春雨表示,之前报道中提到的“白皮”准确的叫法是“白坯”,它是羊绒制品正常生产流程中的一个环节。“白坯”是生产企业按订单生产的产品供给给淘宝商家,并不直接销售给消费者,所以虚标造假的并不是生产企业,而是相关的淘宝商家。

郑春雨称,报道中提到的“柔顺剂”也是正常的生产工艺流程。他表示,行业内存在“三分织,七分整”的说法,未经整理过的羊绒衫,即便是100%的纯羊绒衫都是很硬的,都必须经过处理。

“无论如何,对于报道中反映的问题,一旦查明属实,我们必将严肃处理。”郑春雨说。(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是创新之举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和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的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将今年4月司法部提出的“推动实现刑事辩护全覆盖”这一改革主张付诸实施,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创新之举。

“长期以来,我国刑事诉讼活动中律师辩护率只有30%左右,这与四中全会以来‘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和‘完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重大改革举措极不适应。可以说在没有律师充分参与辩护的情况下,这两项改革是难以取得预期效果的,也难以实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司法工作目标。《办法》的出台对于解决这一问题迈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顾永忠如是说。

在顾永忠看来,《办法》突出地体现出三大亮点:创新刑事法律援助制度;务实推动律师辩护全覆盖;切实保障律师辩护全覆盖。

我国刑事诉讼律师辩护率只有30%左右,70%左右的案件没有律师辩护,这是一个巨大的缺口。如何解决?如果靠当事人自己委托律师辩护提高律师辩护率在当下我国现实条件下可以提升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要提高律师辩护率,实现律师辩护全覆盖,必须靠刑事法律援助制度。但我国目前刑事法律援助的法定范围还是很有限的,主要限于五种对象。

顾永忠对记者说,《办法》则突破了现行刑事法律援助的范围对于不属于法定法律援助范围的案件只是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分为两种不同情况向被告人提供法律援助:一种是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一、二审案件及再审案件,另一种是适用简易程序、速裁程序审理的案件。这样在审判阶段就可以实现律师辩护的全覆盖。

顾永忠认为,值得注意的是,在创新将提供法律援助作为实现律师辩护全覆盖的主渠道的同时,还提出“探索实行由法律援助受援人分担部分法律援助费用”的意见。这种做法在不少发达国家已经是成熟制度。在我国目前经济发展和个人收入水平下,进行此种尝试是有积极意义的。

众所周知,无论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公民个人收入、律师资源还是从刑事案件数量和发展趋势看,如果当下要在刑事诉讼的全过程包括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以及审判全部实现律师辩护全覆盖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熊选国副部长代表司法部提出这一重要改革措施时就清醒地表示“这需要一个过程,应该逐步推动”。那么,先从哪里开始?

顾永忠介绍说,《办法》确定了先在审判阶段开展,这是非常务实的。从三个诉讼阶段的比较看,审判是定罪量刑的重要阶段,较审前阶段更需要律师的参与,特别是在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和完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背景下更是如此。从律师发挥作用的条件和空间看,审判阶段的辩护律师会见被告人、查阅案卷材料的条件最便利,在庭审中举证、质证、辩论,进行辩护的空间最广阔。再从办案机关与辩护律师的关系及相互配合看,辩护律师参与刑事诉讼最早的办案机关是法院,双方合作关系最长,也比较成熟。这一切决定了律师辩护全覆盖的试点工作先从审判阶段开始非常务实。律师能够发挥的作用也最大。

顾永忠特别强调,推动律师辩护全覆盖,不只是要提高律师在刑事诉讼中的辩护率,解决律师辩护“量”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要解决律师辩护“质”的问题。也就是要从多方面调动律师参与刑事辩护的积极性,保障他们确实在刑事辩护中发挥积极作用。为此,《办法》强调“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保障辩护律师的知情权、申请权、申诉权,以及会见、阅卷、收集证据和发问、质证、辩护等方面的执业权利”,而且还从细节上对如何保障这些权利作出了具体规定。《办法》的制订和试点工作的开展,将极大地推动刑事辩护全覆盖工作向纵深发展,也将极大地推动我国刑事法律援助制度不断完善,进而进一步促进司法公正。

来源:法制日报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