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中国美院刘健老师执导的《大世界》 全国首映第一站选择了杭州
   发布日期:2017-12-14 13:21    来源:网络整理

  今年年初,国产动画片《好极了》入围了第67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动画片参与这样规格的竞赛,本世纪只有电影大师宫崎骏的作品做到过。前不久,这部电影改名为《大世界》,在金马奖颁奖礼上,拿下最佳动画长片奖。

  前天晚上六点半,中国美院象山校区小剧场,能容纳850人的大厅几乎座无虚席,《大世界》选择在这里举行全国首映礼的第一站。放映前,主持人对观众说:“你们很幸运,是第一批看到《大世界》的观众,因为导演就是你们美院动画系的老师——刘健。”

  《大世界》是刘健第一部公映的电影(将于2018年1月12日全国公映),目前版权已经卖到了美国、法国、英国、加拿大、韩国、日本、瑞士等30多个国家。从杭州开始,刘健启动了他人生第一次电影巡回路演。电影放映结束后,我在休息室看到了刘健,他戴着黑框大眼镜,发际线有些后移,很像我初中时期的语文老师。他坐在制片人和出品人中间,蜷着身子,我问他习不习惯这样的宣传活动,他搓了搓手,有点紧张地说:“今天还只是第一站,我也不知道能不能习惯,不过有点期待。” 

  花了三年时间,刘健一个人完成了《大世界》

  金马奖组委会对《大世界》的评价是:“错综复杂的关系与纵横交织的欲望,展现了极为犀利的批判视野。”这部电影彻底放弃了儿童动画片里的童话,展示了一个充满黑色幽默的成人世界:为了抢100万巨款,杀手、小偷、混混等各路人马你争我夺,故事绕了一大圈最后又回到起点。

  不只故事荒诞,画风也是独树一帜,与时下流行的逗萌、浪漫、小清新动画不同,线条简洁,细节丰富写实。77分钟的电影放映结束之后,美院学生们当场给出了第一波好评——“每个角色都影射着生活中形形色色的小人物,剧情虽荒诞却十分真实”“色彩与构图作为画面视觉的细节表现得很完美,我的专业不是动画,是油画,但电影画面构图简直是经典,我都有想要创作的冲动”……

  我吃惊的是电影字幕出现的时候——原画:刘健;动画:刘健;上色:刘健;口型:刘健;美术:刘健;背景:刘健;色彩设定:刘健……片尾曲是张蔷的《我的八十年代》,电影还没做之前,刘健就把这首歌买下来了。还有一首插曲《我爱香格里拉》,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作词人,刘健索性就自己写。

  《大世界》之前,刘健曾经制作过一部短片《刺痛我》,风格类似,同样获得很多好评,这也让《大世界》的制作轻松了许多——虽然中间被放了两回鸽子,但他最终还是找到了投资。电影官方介绍,这部动画的95%都由刘健一个人完成。当投资人看到剧本,琢磨是拍动画片还是真人电影时,刘健已经默默制作好这部电影了。

  制作《大世界》,刘健花了三年。他在南京创建的乐无边动画工作室,

  直到现在,正式员工也只有两个,“我跟我老婆”。

  刘健说三年时间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一点也不苦。最开始,他并不想一个人完成这部电影,因为动画的工作量实在太大了。不过,开始制作时,他发现自己设定的风格过于独特,不太合适团队操作,只能一个人去完成,“当时朋友都说我是无知者无畏”。

  制作模式并不特别,刘健把自己需要做的活,按时间分到每一年每一月的每一天,每天工作8小时,偶尔10个小时,每天画几个镜头——不管状态好还是不好,都是几个镜头。周末也会给自己放假,跟老婆孩子一起出去玩,其实跟上班一样,“不能透支也不能掉链子”。

  搞过摄影,玩过乐队,最后选择电影

  朋友都很好奇,刘健一个学国画的,怎么会想到转行去做动画,“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我来画一部电影。”刘健说,电影跟画画都是艺术创作,只不过电影要画很多张,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

  把原名《好极了》改成现在的《大世界》,刘健解释说,电影里面有很多生活在城市边缘的一些小人物,他们心里面其实都有一个大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理想,也会关心一些国际大事,比如美国大选、英国脱欧。”刘健自己心中,也应该有他的世界。除了画画,他年轻时还搞过摄影、玩过朋克乐队,最后,他选择了电影。

  《大世界》剧本是原创的,前前后后改了三年,加起来可能有几十稿,全部来自刘健周边的生活、朋友的生活。配音原来也想找有名气的演员,不过,刘健考虑到电影中都是小人物,还是找了一帮朋友帮他配音,因为怕他们被剧本影响,刘健只给了每个人单独的台词,让他们本色出演自己。

  片中很多细节描绘得非常真实,包括修车摊上少几笔的招牌、快餐店里简陋的红黄菜牌,甚至小网吧里电脑网页下方跳出来的小广告都有。刘健说,这其实跟拍电影是一样,都是先去看景,比如网吧,看很多很多网吧,然后再选取最有特色的画出来。通常一副全景,光是描线就要两个星期,还要上色,最快也要半个月时间。

  有报道说这部电影一共画了800多幅手绘图,刘健说他还没来得及具体统计画了多少,“800幅只是原画”。

  三年磨一片,不是真爱,恐怕是做不到。制片人杨城说:“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这个电影过于黑暗,过于负能量。但其实真的看懂的话,你会觉得这个电影最后是温暖的,不管是开头那段字幕,还是最后那首歌曲,都有一种非常深的情感的力量,我能看出导演非常热爱他的生活,他非常热爱这个世界。”

  下一部电影,刘健也在计划中了,他要拍一部青春片《上大学》,从他的角度讲一个不太一样的青春故事,还是动画片。说这个的时候,我看见48岁的刘健,嘿嘿地笑着,眼睛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