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生命长度和生命质量,该作何选择
   发布日期:2017-11-16 14:49    来源:网络整理

  朱医生在徽信朋友圈留言

  一位80多岁的萧山老人,因动脉闭塞没及时就诊,右小腿在半个月内变黑溃烂,严重感染并伴有剧烈疼痛,必须截肢才能保命。但老人决定:保全肢体,放弃生命。周五,患者已回到萧山的家里。

  昨天,这个消息经钱江晚报官方微信、微博、浙江24小时报道后,在网络上引起热议,并被澎湃新闻、凤凰网、财经网、腾讯网、广州日报等媒体转载报道,仅今日头条客户端上的评论就突破1.8万条。

  保腿还是保命的抉择背后,引发了大家更深层次的探讨:在重病面前,高龄患者该选择生命长度,还是选择生命质量?

  动脉闭塞小腿溃烂

  老人宁愿放弃生命不截肢

  本周三,一位80多岁的萧山老人被送进了邵逸夫医院。

  他躺在病床上,走不了路。因为下肢动脉闭塞,血液供应不畅,右小腿全变黑了,肿了起来,好几个地方溃烂、流脓,散发着一股味道。

  老人的病情是在半个月内迅速恶化的。一开始,他只是走路有点跛,走个几分钟,觉得小腿酸痛,得休息一下。春节前几天,他突然觉得小腿痛得厉害起来。想着熬几天过完节再去医院,没想到就这几天,右小腿慢慢变黑了,人也走不动路了。

  老人家这才开口跟子女说,家里人赶紧将他送到杭州的邵逸夫医院。

  接诊的邵逸夫医院血管外科中心副主任朱越锋说,老人平常爱抽烟,患有动脉硬化,加上房颤,导致血栓脱落引起动脉堵塞,因而耽误了治疗时机。动脉完全堵塞,连脚趾头都发黑,情况非常危急,唯一的办法就是截肢。否则拖下去,就会感染继发败血症,人很快会不行的。

  当得知要截肢时,老人情绪很激动,用方言不断和家里人强调“人可以死,但不能死无全尸”。而几天来为父亲忙进忙出、熬得眼睛都红了的子女、一直在身旁尽心照料的老伴,只能站在病床旁,默默流泪,哽咽地劝着老人,难受得不得了。

  朱越锋医生找家属谈话,办公室气氛很压抑,老婆、子女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一群人在医院里商量了两天,最终决定尊重老人的决定。

  “一面是老人不愿意给子女增加负担;一面是子女要长辈活下去的孝心,无论最后是什么样的决定,都是痛苦、艰难的。”朱越锋说。

  钱报记者了解到,本周五上午,老人在子女的陪同下,回到了萧山家里。

  作为医生,他尊重患者的选择。他发朋友圈写道,“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选择,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因素。”

  保命还是保腿

  网友意见不一

  针对萧山老人的情况,网上有各种声音和观点,钱报记者进行了梳理。

  @怀化飞儿

  道德和伦理往往要受到现实的冲击。人生是苦难的,也是短暂的,好与不好就看人追求的是什么,还是按照老人家的意愿吧!

  @用户132918243

  截肢救活了又不知道几个儿女要伺候多少年。久病无孝子。心一狠,冠冕堂皇的要全尸。这是让亲爹死啊!

  @得意的五熊

  家人的想法虽然残忍,但是非常理智,就是做了,也是人财两空,病人一样受罪,还是保守治疗吧,老人80多了。

  @lab小宇宙

  感觉家人是不想继续照顾了,找了个自以为合理的理由而已。

  @Yvonne-怪难瘦

  本来就没有及时就诊导致的现在要截肢,结果儿女连手术都不让做…确定不是想省点手术费么…说做手术遭罪的,也得分情况啊…这手术不做最后是活活疼死的啊……

  @初莲_自娱自乐

  很多老年人有些固执,又很为孩子着想,往往耽误了治疗。希望中国教育方面能再加强,希望更多的晚辈能多花时间关心老年人。

  @初一扛把子你若战我便战

  希望国家放开安乐死,生不能选择,至少让死变得有尊严。

  @Aidilen

  我看过一篇文章,余秋雨的《一生中最大的勇敢都来自母亲》,好像也是差不多,余秋雨的母亲要面临手术的抢救,但余秋雨最后还是觉得尊从母亲的决定,走得体面。

  @蓝花5799345252

  忌讳“死无全尸”“死无葬身之地”,可能是中国人向往完美的心理,因为自我是脆弱残缺的,所以我们害怕残缺不全,害怕不完美,都在寻求一个完美和圆满的结果。

  @商於百草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尊重老人的选择。

  @妙妙是只流浪喵

  很多绝症的病人到了最后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如果为了家人而忍受治疗的痛苦何尝不是家人的自私?

  @-i-2-

  我觉得尊重病人自己的意愿。病人假如意识不清,就还是尊重家属吧。医生尽到建议到位的责任就好。毕竟每个人的想法是不同的,不能拿自己的道德标准去要求别人。

  医生同行纷纷留言

  这种“纠结”,并不少见

  昨天下午,朱越锋医生正在外地出差,他的微信不断响起,是同行、患者看到报道后陆续发来消息。他们的内心同样不平静,有支持老人决定的,也有替他惋惜的,还有人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一位朋友发微信说,她80岁的外婆去年突发脑梗,重重摔倒在地上,满脸是血。当时外婆神智还清醒,反复交代“不要去医院”。可做子女的,谁也不忍心,送到医院后,医生建议马上手术,家里人同意了。但做完手术后,外婆被送到重症监护室,当时没了意识,变成了植物人,靠呼吸机活着。过了几天,情况不好,人最终还是走掉了。

  为此,家里人一直心里愧疚,因为这个手术成不成功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反而让外婆遭受了很大的痛苦。

  看到这些留言,朱越锋医生心里也很难受。

  他说,这几年他们遇到过一些患者,宁愿放弃治疗,也不愿截肢,还有一些是刚开始选择不截肢,可是等想清楚再次来医院后已为时已晚了。

  看到报道,杭州康复科、重症监护室、骨科的一些医生,也和钱报记者讲起,在现实生活中,当医生给出治疗方案,病人本人和家属出于各种考虑,最后放弃治疗的情况不在少数。替患者感到惋惜的同时,他们也感到无奈。

  医生们有个共同的感受,一方面,“死后保全尸体”的传统社会风俗习惯,的确在左右患者和家属的判断。另一方面,患者的经济条件、疾病本身的复杂程度,成为是否继续治疗的主因。

  另外,需要患者及家属承担的手术风险、术后康复,也是重要影响因素。